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

拼布的意義

工作時間很長,對我而言幾乎要超出我的生存想像的心理師說,縱使是週末,因為屬於和妻兒女相處的家庭時間,所以也不太算是真正停下來休息。然後他發現,等到時間上真的有自己休息的餘裕時,通常就是在剪花。過去就曾經聽心理師說過自己喜歡種植蘭花,有幾次他與我分享他手機裡新開蘭花的照片,那個表情看得出是某種類似真正投入後收成的喜悅與滿足。

這個事情,昨天在我做最新的拼布包時,又再想起。突然覺得,以這樣的模式來說,或許進行著拼布對我的意義也會是很類似的事情。雖然另一方面我還有很多看起來無關工作或家庭的其他「休息」:不管是真正的躺著睡覺、運動、與男友和在一起,或者無所事事地發呆或遊蕩。進行這些事情的時間,顯然比起很投入在工作裡的人來說,要多的多。

為什麼做拼布的時候,可以算是種休息呢?我問自己。以我現在很初淺的接觸,拼布似乎是個有很多既定規則的活動。首先需要剪裁,究竟要裁幾公分的布呢?裁幾塊?一切都有明確的指引。接下來的拼縫工作,有關這個邊和那個邊縫合,許多個邊縫合之後再進行更大規模的縫合,用的是縫線、壓線?幾號針?一切都非常明確。簡單地說,似乎只要有基本閱讀與手部的執行能力,加上足夠的耐心,對我而言這項工作並沒有其他過多、過於困難的阻礙。甚至過程中也沒有太多不可控制的變因,讓我感覺非常安全與確定。當然最後的成品也提供了十足的成就感,這對於這項興趣的養成上,絕對也扮演著相當關鍵的角色。

休息對比於壓力,或某個程度上以「工作」來統稱的,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與心思,或許還會或多或少承受挫折與困難,或者簡單地說,是我比較不會處理的事情來說,其中所存在的元素大概提醒了自己,在相對的那一面的缺乏。這樣想起來,「休息」哪算是真正的「休息」?說起來或許還比較像是,自己長久以來,說要去應付的話,比較能應付地游刃有餘的模式。不過,從這個角度想的話,「休息」的確就又是「休息」了,哈。對於比較習於應對的事物,本來就比較不帶著壓力。沒有壓力,就是休息。BINGO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