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

[作品] 大花單肩包的小孩終於誕生了!





師父氣派地說,大包應該搭配有同花色的小包,於是教我用同一塊布,縫製小包,可以用來裝一些簡單的牙線、衛生紙、衛生棉、護唇膏、護手霜之類的(可以裝的東西還真不少)小東西。據說謂之「生小孩」。

大花單肩包的小孩,同時也是我的第一個三明治壓線作品。雖只是手掌大小的小包,但處理起來可是不輕鬆:從畫布、鋪棉、疏縫、壓線、滾邊條、上拉鍊、縫合整理(我得趕緊整理筆記了!再過幾天,搞不好程序都要忘光光)等,每道程序都需要細心與耐心。

特別說明的是,拉鍊頭部分原本是個金屬的蘇姑娘,結果大概是劣質品,沒拉幾次,就從脖子部分斷了(-.-),剩下的拉鍊也變得很難拉!好在老爸萬能,硬是想辦法幫我把特別搭配的可愛綠色鈕釦(特別謝謝同事家儀的提供),取代了原本的拉鍊頭。除了功能性外,我覺得也讓這個小包看起來更活潑俏皮了呢!

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

關於印象中第一個手作包的故事

記得那一年,我大四。剛確定要報考人類所。遇上所上四十(?)週年秩慶而擴大舉辦的學術研討會。時間緊迫,加上第一次參加,忘了是來不及,還是不瞭解,總之並沒有報名,就這樣一個人進了那個人山人海的會場。討論沒有聽懂幾成,只記得在會場裡,報名的大家人手一個提袋,裡頭裝著發表論文。

印象中,那是一個黑色或者深色,或者至少是個素面的單肩包包,橫向綴有一道寬寬的民族風裝飾。不曉得是因為當時實在太想進入這個所,還是那個包真的那樣吸引我,總之回來之後,心裡一直盤算著,到底有什麼機會可以擁有那個包(現在知道,如果當時認識卓浩右先生,大概就一切搞定了~XD)。

研討會結束後的沒幾天,我去政大民族系找一位老師幫忙寫推薦信,正巧在她研究室看到她有這個包!忘了用什麼樣的說法,反正就是禮貌性地詢問,並且得知老師的確想保留它。但她仍然在我的期盼下,大方允諾把這個包借給我一下下。

隔天,我馬上到永樂市場剪了一大塊類似麻質料的布,還選了一道寬寬的民族風緞面,雖然不那麼一樣,但搭配起來,和正牌人類所研討會包包就像姊妹包一樣。接下來我用著自己想像的方法,投入整個一連串裁布、組合的流程。印象中似乎沒有多久,就依樣畫葫蘆地做出了一個大小一樣、風格類近的民族風包包。然後才如釋重負地把借來的包還給老師,開始了喜孜孜地背著自己的人類所包包上課的生涯。

當然啦,這個包歷經了研究所考試準備,以及來回師大上法文課的摧殘,彷彿沒多久,就結束了受寵的日子。沒有耐心牢縫的提袋漸漸地綻線脫落;不懂得包包內部究竟應該如何再加上內裡,使得打結線頭在多次的書本摩擦後,也慢慢鬆脫了。之後我如願以償地進了人類所,而這個包現在在哪兒呢?我卻想不起來了。

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

所謂「不敗絮其中」



如同大家知道的,我一直對於手作有很多的興趣,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天分。

然而,過去一方面由於多是自己好玩著亂作;另外其實我的耐心還是滿需要加強的,因此常常做出外表看起來似乎還可以,但盡可能不要在人前翻開內裡或拉開拉鍊的布包。而當甫完成作品的成就感一過,心裡總也會有些小小的無法釋懷跑出來,想著,難道一直滿足於這樣的作品嗎?

於是大家或可體會,當我在按部就班地按照褚媽的指導,完成上述兩個布包,且居然是可以大方地對著內部拍照的包包後,內心那種自我實現的感受了!

更何況,往後我會學到更多更多呢!在這裡要特別謝謝褚大師,以及牽線的縈瑩。隨文附上我的老師的部落格網址,褚媽媽的拼布格子http://chumaquilting.blogspot.com/,讓大家一起嘆為觀止吧! (褚媽最近有向我提到,有些布包比較不適合她的年紀:P,有考慮接受售出。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哦,不曉得哪天她又捨不得了呢!如果有人有意願,我可以幫忙問問看囉。)

2008年11月9日 星期日

[作品] 肩背包包

首先是在永樂市場晃蕩時,看到這塊布,實在很喜歡。
(話說開始學習拼布後,幾乎每個週末都往永樂市場跑啊...)
接下來,楮媽端詳並讚賞了她的典雅後,立即指示,就做大包吧。
於是在三週的進度後,生出了這個包~

現在實在非常能理解,為什麼楮媽會捨不得賣包了啊!
一點一滴都是心血呢...

[作品] 小束口袋



第一個經過名師指導的,
第一個終於不再敗絮其中、虎頭蛇尾的,
第一個對我「現在」來說,已經算是非常精緻的拼布作品 :P

用來裝手機的小小束口袋。

完成這個作品之後,反覆地看,大概因為束口部分用了皮繩,
它的質感使之看起來彷彿一個張開雙手的小小人。
特別拍了小小人盤手抱胸與悠閒地躺著曬檯燈的照片。